8848mi

如果我们的回忆留不住,就让影像留驻我们的回忆!

三生三世十里桃花

——2018年4月14日摄于北京莲花池公园

——2018年4月5日摄于北京宣武门达智桥胡同

——2018年4月5日摄于北京宣武门达智桥胡同附近

北京胡同里隐藏着不少各地联络站

——2018年4月5日摄于北京菜市口校场胡同

——2018年4月5日摄于北京菜市口校场胡同

——2018年4月5日摄于北京菜市口校场胡同

——2018年4月5日摄于北京菜市口教子胡同

问:着火了咋办?

——2018年4月5日摄于北京菜市口南横西街

——2018年4月5日摄于北京菜市口烂漫胡同

——2018年4月5日摄于北京菜市口烂漫胡同

上个世纪的发廊模样,今天仍在。

——2018年4月5日摄于北京菜市口南半截胡同

老汉的“驴”包,哈哈!

——2018年3月11日摄于北京大兴青云店大集

【组照】青云店大集

每逢阴历二四七九,大兴青云店就有集市,保持着非常朴素的气息,置身其中,恍若90年代的内地农村赶集,更让人难以置信的是,这里距离祖国的心脏——天安门,仅仅三十公里。

——2018年3月11日摄于北京大兴青云店镇

摩拜单车并没有把这里遗忘。

——2018年2月22日摄于北京丰台南苑

南苑拆迁区已罕无人迹,于是,这里成了流浪狗的天堂。

——2018年2月22日摄于北京丰台南苑


【组照】再访南苑,17年这一年,我目光几乎聚焦在京郊,很少光顾到南苑地区。18年春节后,突发奇想,再次来到了南苑。此时,南苑已经巨变,过去的村落已经拆的荡然无存,仅剩残垣断壁。南苑巨变,要做什么,原来要与北奥森对称,来一个南奥森。我期待着未来这里的生态更好,但是更关心原住民搬迁后过的好不好?

——2018年2月22日摄于北京丰台南苑

【组照】我的春运

——2018年2月22日大年初六摄D52高铁以及北京火车站

2018年春节回京路上,记录了春运的点滴与洪流,我与春运人民在一起。

图一,从哈尔滨到北京的火车票,根本买不到。我在携程加到光速刷了三四天也不好使。一筹莫展之时,正好老爸和老弟要去鞍山办事儿,于是驱车七小时前往鞍山。本以为鞍山近了,火车票能好买一些,但现实总是骨感的,想尽各种策略刷票,刷沈阳,刷唐山,刷秦皇岛,刷天津,无果。终于,在临出发前两小时,刷到一程鞍山到海城,但终点是北京的D52动车。知足了,有车就是爷,总比来回倒车换乘强的多。于是,上车,补票,开启了十年来最最最最艰难的春运之旅以及人生第一次补票。说是艰难,其实是相对,往年总能买到有座的高铁动车票,舒舒服服的回哈回京。

图二,我搞了个小马扎,虽然人高马大,还好,猫起腰来在餐车的一个旮旯里找到了一个新天地。于是开始观察车厢里的人生百态,感谢这次无座之旅给了我一次拍摄春运的机会。

图三,春运里最幸福的往往都是女人,因为她有男人的臂膀可依靠。

图四,看书是打发旅途的最佳方式,古老的纸质书本阅读与现代的Kindle遥遥呼应。

图五,列车里,最艰难的当属列车员。举步维艰,举着饭盒,尽力地在糟糕的环境中提供优质服务。

图六,经过五个小时多小时的长途跋涉,终于抵达了北京站。一下地道,人流洪峰震惊了我,远非早高峰地铁站的人流能比之。

图七,临到出站口,回头一扫。

图八,娃娃从来不知愁,哪懂大人们的艰辛。

图九,再难的春运,也抵不过终到北京的痛快与舒畅。娘俩嗨皮的自拍,然后给家人报平安。

图十,我在想,这位哥们一定是跟我一样,没有刷到理想的火车票,我祝他好运。

图十一,然而,旅途仍未结束,北京站地铁口仍旧排起了长龙。但是我的心情和这一对情侣一样开心。人生其实就是旅途和排队,不是么?

清真寺下的玩枪的小男孩

——2017年11月25日摄于北京房山窦店清真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