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48mi

如果我们的回忆留不住,就让影像留驻我们的回忆!

玩具球拴住了儿子,妈妈拴住了儿子,手机却拴住了妈妈。

——2018年11月24日摄于北京和平门

——2018年10月28日摄于北京房山琉璃河大石桥

——2018年10月28日摄于北京房山琉璃河大石桥

中国最早的机场—南苑机场,即将拆迁,转移到新建中的北京首都第二机场。在南苑机场最后的日子里,拍下了飞行了百年的航轨。这是中国航天史的由幼年到壮年的痕迹。

——2018年10月27日摄于北京南苑

【组照】南苑废墟

南苑的拆迁终于有了最后的结果,据说以后这里将是湿地公园,和正北的奥森遥遥呼应,成为北京南城的绿肺。坚持了几年拍南苑,也即将进入了尾声。
——2018年10月27日摄于北京丰台南苑

汉皇高祖文帝景帝武帝,唐帝太宗高宗玄宗,如果重生,看到霾锁长安,也得灰溜溜的回去。

——2018年10月8日摄于陕西西安大唐芙蓉园

我愿重回汉唐 再奏角徵宫商 着我汉家衣裳 兴我礼仪之邦

——2018年10月8日摄于陕西西安大唐芙蓉园

路过兰州,吃了顿兰州拉面东方宫总店,没什么感觉,全国都差不多。不过价格很便宜,只要八块一碗,我公司楼下同样规格的,22块,靠!

——2018年10月7日摄于甘肃兰州黄河

从茶卡盐湖走G109国道,翻过一个山口,遥遥见到了宝石般的青海湖。

G109国道,我的最爱,从家里一直通到这里,再通向更遥远的拉萨。

——2018年10月6日摄于青海省青海湖G109国道

茶卡盐湖铁路的尽头,没有了人,终于有那么点诗意了。

——2018年10月6日摄于青海乌兰县茶卡盐湖

传说中的网红打卡之地—茶卡盐湖,实际上,这里乌泱泱的全是人,好不容易找到差不多能入眼的一角。旅游的过度开发,人为的破坏,茶卡盐湖真没你想象的那么好。

——2018年10月6日摄于青海省乌兰县茶卡盐湖

——2018年10月5日摄于青海大通县宝库河黑泉水库

穿过祁连山的第一道山梁,就来到甘肃与青海的省界——祁连县峨堡镇。此处与远山的开阔之地即是著名的祁连草原。

——2018年10月5日摄于青海省祁连县峨堡镇

万里长城西部第一关——嘉峪关,长城的手臂一直延伸到荒漠深处,长城里绿意盎然,长城外则荒草萋萋。

——2018年10月4日摄于甘肃嘉峪关

【组照】瓜州锁阳城之塔尔寺

锁阳城外,有塔尔寺,是玄奘大师西行路过此处,曾在这里讲经半个月。玄奘在这里遇到了胡人石槃陀,他协助玄奘逃出了玉门关。于是,石槃陀成了孙悟空的原型。

——2018年10月4日摄于甘肃瓜州锁阳城塔尔寺

【组照】丝绸之路之锁阳城 

锁阳城始建于汉代,兴盛于大唐,丝绸之路中的一大重镇。千年以前这里是疏勒河冲击而成的大绿洲的西侧,若通往西域,得在这里做补给休整,显然这里是大漠戈壁中重要的货物集散地和粮食中心。后来由于气象原因,河流断流,绿洲逐渐萎缩乃至消失,锁阳城也就废弃了。

站在锁阳城西南的瓮城之上,远处的祁连山雪峰依稀可见,城外有规模巨大的古墓群,附近河流古道纵横,荒漠中星星点点布着耐旱的荒草,何等凄凉!

遥想古人当年.......

——2018年10月4日摄于甘肃瓜州锁阳城遗址

【组照】从瓜州县城到锁阳城的路上,偶遇一处古城遗址。百度一查,此处为“破城子”,还是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来头不小,乃汉唐时期,西域之路的一处重镇。甚至有学者考证是汉代的玉门关。惊喜!

——2018年10月4日摄于甘肃瓜州破城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