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48mi

如果我们的回忆留不住,就让影像留驻我们的回忆!

球场外,是球迷宣泄的场所,但只能有限地狂欢。。。

——2018年5月6日摄于北京丰台体育中心



实际上,现场的球迷并不多,安保人员却浩浩荡荡。。。。这只是其中的一个小队而已。

安保是硬性要求,球赛的重中之重,也是俱乐部的一项巨大支出,曾有俱乐部因交不起巨额安保费而被足协取消了主场。

——2018年5月6日摄于北京丰台体育中心

人和外援穆坎乔在比赛中拼尽全力,因伤而退,从而受到球迷的热烈欢迎。看球迷满脸的兴奋与友好,国足辜负我们了。。。。

——2018年5月9日摄于北京丰台体育中心

中超联赛,北京人和坐镇丰台体育中心迎战山东鲁能泰山,主场之利的人和略占上风,但鲁能靠王大雷的精彩扑救保住了平局。

开场后不久,人群一顿骚动,中超最大牌的球迷——银狐里皮,出现了。皮大爷在十强赛中途接手,险些出线,赢得了球迷的一片爱戴。

祝愿拿遍锦标的皮大爷能在中国功成身退,切勿晚节不保而毁了一世英名。。。。。。

——2018年5月6日摄于北京丰台体育中心

天气不好,在八泉峡里挨了一顿浇,心情极差,无心看风景,提前收队,无数私家车正等着他们的主人归位。

何时能避开长假痛快的玩一次!

—2018年4月30日摄于山西太行大峡谷之八泉峡

—2018年4月29日摄于山西太行大峡谷之八泉峡

老父刷着牙,关注着某两国的大局。老爸原计划六月份要去某国旅游,团都已经报好了,却等来某国不稳,取消旅行团的消息。万万没想到,居然握起了手。

PS:我恨审查,好好的文章不让我好好表达!提交了五遍!

—2018年4月29日摄于山西长治

一直以为大寨是黄土高坡,荒凉无比。走到大寨,发现也是绿意葱葱!

—2018年4月29日摄于山西省昔阳县大寨虎头山

红色年代走过来的老父,抓起一把大寨黄土,准备拿回家给花草填土。老父游历多年,已经收集了不少地方的土壤。上一次,是在云南金沙江第一湾。

—2018年4月29日摄于山西省昔阳县大寨村

雨天,老师领着孩子们参观古迹,娃们很欢实,一点不像中国小皇帝。

——2018年4月21日摄于韩国首尔宣靖陵

阴天

——2018年4月22日摄于韩国首尔汉江

汉江,南岸,春树下。

——2018年4月21日摄于韩国首尔江南汉江畔

这是我在韩国印象最深的一幕,完全是因为写满韩文的大箱子中,有“身土不二”这四个中国汉字。

当年,我的高中语文老师乔老师,曾经出过一道议论文题目《从身土不二说开去》。我随即激扬文字,洋洋洒洒写了一篇大作,被推广位年级范文。

多年过后,我有些醒悟了,身土不二只是宣扬民族主义,爱国主义,国货主义的一个手段罢了。质优价廉才是在拼市场的硬道理,国爱人民,人民才爱国。

——2018年4月21日摄于韩国水原


在韩国,来自西洋的基督教堂遍地开花,改变了韩国人的思维。同样,韩国人改良的基督教派也在中国扎根发芽,大有燎原之意。

两个天真烂漫的女娃娃未来会信仰什么呢?

——2018年4月21日摄于韩国首尔水原

在韩国期间,我一直在想,韩国人的宗教信仰到底是什么?在水原的一条小河边的某个角度,我偶然发现了道教,佛教,基督教三大宗教和谐共处一体的“奇景”。

我可能找到了答案,韩国的宗教信仰其实就是自由!

——2018年4月21日摄于韩国水原

【组照】韩国水原华城,头一回见到还有弧形并且带一个开放出口的瓮城,直到现在也没想明白,如何瓮中捉鳖?

—2018年4月21日摄于韩国水源华城

以下摘自百度百科

水原华城是朝鲜第22代王朝正祖大王为悼念自己的父王(即英祖的二子,虽然被册封为世子,但被派别斗争中受排挤而未能登上王位,在米柜中结束自己生命的思悼世子),把父王的遗骸从杨州拜峰山移葬到被称为朝鲜最好的风水宝地的水原华山,并把花山附近的邑城迁移到水原八达山下现今位置,修建了水原华城。1997年12月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认定的世界文化遗产。

水原华城是李朝(1392-1910年)后期建于京畿道水原市内的邑城。水原城的轴城于李朝第22代王正祖18年即1794年开工,1796年完工,是为了向父亲庄献世子表示孝心以及显示经济实力而建造的新城市。

原华城(5张)水原华城城墙全长5.52公里,安装了各种在其它城内看不到的军事设施。城墙上方建造了女墙,上面有多个射击口,可以既掩护自身,又能监视和攻击敌人。东西南北四个方面都有城门,北门称长安门,南门称八达门,东门称苍龙门,西门称华西门。水原城内还有小溪流经,小溪与城墙相遇处则设置了水门,共有7 个拱形水门可供小溪流过,其上修建了名叫华虹门的楼阁。

华城建设时参考了实学家柳馨远(1622-1673年)和丁若镛(1762-1836年)的意见,并以此为设计的基本方针,被认为是韩国城墙中最科学的城墙。特别是修建城墙时同时使用了石材和砖块,其结构既能防御敌人的弓箭和长枪,也能向敌人开枪发炮,可谓十分优秀。此外丁若镛发明的起重机使用了多个滑轮,能经很小的力气拉动沉重的石头,大大提高了工程的效率。


站在水原华城最高点,京畿道首府水原市尽收眼底,怎奈雾霾锁城,分辨半天,依稀看到了因为亚冠而熟悉的水原三星的主场以及数不尽的基督教堂。

—2018年4月21日摄于韩国水源华城